manbetx手机版网页版_全站

怪异天使:巴黎奥赛美术馆展出戈雅到恩斯特的黑色浪漫主义

正是在20世纪30年代,意大利作家和历史学家马里奥•普拉兹(Mario Praz, 1896-1982)首次强调了浪漫主义中的黑暗一面,也因此命名了相当一系列的艺术创作,自十八世纪六十年代始,此类型作品就开始探索在开明理性的光芒表面之下暗藏的阴影,放肆和荒谬因素。正在奥赛美术馆(Musée d’Orsay )进行的本展题为“怪异天使:从戈雅到马克斯•恩斯特的黑色浪漫主义”(L’ange du bizarre. Le romantisme noir de Goya à Max Ernst)将持续到2013年6月9日结束。

这一(黑色浪漫主义)世界存在于十八世纪英国哥特式小说之中,这种文学体裁因其神秘和恐怖地强烈倾向而使公众着迷。视觉艺术也迅速地紧随其后如法炮制,整个欧洲相当多的画家,版画家和雕塑家与作家争相创造恐怖怪诞的世界:戈雅(Goya)和热里科(Théodore Géricault)为我们带来了无谓的战争暴行和他们所处时代的可怕沉船,菲斯利(Johann Heinrich Füssli)和德拉克罗瓦(Eugène Delacroix)以幽灵、女巫以及弥尔顿、莎士比亚和哥德的魂灵为题材,而费里德里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和卡尔•布勒兴(Carl Blechen)则将观者投入神秘阴郁的风景之中折射命运。

从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开始,逐步看透了信仰之后的虚荣浮华和模棱两可之后,许多艺术家重拾黑色浪漫主义(Dark Romanticism)传统,转向超自然神秘学,复兴神话并探索关于梦境的新理念,意在使人直面恐惧和矛盾:隐藏在每个人之中的残暴和堕落,群体退化的危险,如埃德加•爱伦•坡(Edgar Ellen Poe)和巴贝•杜瑞维伊(Barbey d’Aurévilly)恐怖故事中所体现的与日常生活令人无比痛苦的疏离感。

因此正值第二次工业革命中期,成群的巫婆,窃笑的骷髅,无形的魔鬼,好色的撒旦和致命的妖妇以对现世挑衅,狂欢化幻灭的形式突然涌现。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当超现实主义将潜意识,梦境和狂喜沉醉作为艺术创作的基础,他们实现了想象的胜利击败了现实原则,也由此收尾黑色浪漫主义精神。与此同时,电影艺术抓住了弗兰克斯坦(Frankenstein),浮士德(Faust)和其他此类型体裁的经典作品并塑造了如今广为人知的艺术形象。

衔接在法兰克福施塔德尔博物馆的首期展览,奥赛美术馆通过从戈雅和菲斯利到马克思•恩斯特(Max Ernst)和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表现主义电影来呈现黑色浪漫主义的不同表现形式。